新闻资讯

打造智慧园区 助力企业上云

  • 联系电话

    023-85238886-8004

  • 商务合作

    guanghui.wang@longygo.com

关注微信公众号"龙智造工业云"

了解更多动态

首页 > 行业动态 > 详情

芯片“窗口机会”来了!这家国际半导体巨头看上了中国市场

发布时间:2021-09-13 17:17:26

受益于手机5G、可穿戴设备、AI、IoT、汽车电子等行业的飞速发展,全球半导体行业尤其是芯片这一领域正在遭遇一个超级发展周期。芯片荒让很多人手忙脚乱之余多少忽略了其传递的深远信号,美国扩产、欧洲建厂、东亚一枝独秀或将旁落,中国能否抓住这次难得的机遇?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席卷的世界格局是否会发生深刻改变?

 

芯片产业的短缺焦虑,正在得到改善。多家产业上游的头部公司,释放出了积极的信号。

 


9月8日,高通公司CEO里斯蒂亚诺·安蒙(Cristiano Amon)表示,如果欧盟的汽车芯片生产激励计划能够吸引到合适的代工厂商,高通也愿意与它们在欧洲展开合作。在过去的12个月,高通与供应商一起建设新的制造设施,以变成在全球芯片短缺方面做了大量工作。他预计,到了2022年大部分问题都将迎刃而解。

 

而另一家巨头——默克半导体材料事业部全球负责人Anand Nambiar也表示,芯片的短缺还将持续6-18个月,从10年甚至更长的周期来看,全球半导体仍然会保持8%-10%的高增长速度。

 

由于国际贸易争端频发,中国半导体产业链,也在加快国产化进程,一批终端厂商逐步将供应链转移至国内。IC sights和全球半导体贸易统计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,近年来,中国集成电路产值占世界总销售额,由2009年的2.21%上升至2019年的5.85%。

 

发展尖端技术依然任重道远。Anand Nambiar表示,对于中国半导体产业,扩充产能仍然是首要任务,但是,中国需要对此全盘统筹考虑,这一轮芯片短缺,核心在产能上,但这并非个别晶圆厂所决定的,而是全产业链的问题,包括芯片的设备、材料,都应该得到产业的重视。


扩大代工厂范围

 

安蒙在慕尼黑举行的IAA车展上表示,欧洲的代工厂现在正大规模生产半导体,但关于投资“尖端技术”的辩论正在进行中,高通对此很感兴趣。“法国政府和欧洲政府正在进行非常有建设性的对话,我认为他们有兴趣将代工厂吸引到欧洲来。”

 

目前,生产半导体的大部分代工厂位于中国台湾、韩国和美国。安蒙表示,高通完全支持欧盟吸引代工厂的计划。如果欧盟能吸引到从事领先制程技术的代工厂,则高通肯定愿意与这些代工厂合作。当前的芯片短缺,不仅打击了欧洲汽车制造商,也令国内的汽车制造厂商受到了严重影响。据乘联会数据显示,8月份,国内豪华汽车品牌月零售量为20万辆,同比下降19%。这是国内豪华车市场遭遇近年来首次同比下跌。造成这一现象的关健因素是“缺芯”。


乘联会数据表明,事实上,从今年7月开始,芯片供应短缺问题就已经影响了终端销售。其中,特斯拉7月份中国产汽车国内交付8621辆,相比起6月的28138辆环比下降69%。

 

尽管特斯拉官方对此消息未予正面回应,但一汽红旗、沃尔沃等品牌的汽车销量均出现了大幅下滑。目前,沃尔沃位于瑞典、比利时、美国和中国等多个工厂都已暂时停产。

 

这一现状,也令芯片厂商瞄准了其中的机会。此前,高通发布了一系列仪表盘和信息娱乐系统芯片。近日,高通以46亿美元收购瑞典汽车零部件制造商Veoneer,充分体现了高通对汽车行业的重视。

 

除了高通,英特尔也在此次IAA车展上表示,未来十年将向欧洲两家主要芯片工厂投资800亿欧元(约合950亿美元),具体细节将在今年年底前公布。此外,英特尔CEO帕特·基辛格(Pat Gelsinger)还表示,英特尔还将向汽车制造商开放其在爱尔兰的半导体工厂。


中国更需要补齐短板

 

由于全球半导体芯片的持续短缺,汽车制造商们在北美、欧洲的销量都不乐观。一些龙头企业瞄准了亚洲的市场机会。作为一家高科技跨国公司,默克将半导体作为重要的业务之一,长期为晶圆厂提供半导体材料,在Anand Nambiar看来,中国还是一个比较新的半导体新兴市场,也正在成为公司业务的新增长点。“表面上看,出于对未来2-3年行情的信心不足,一些半导体厂商谨慎扩张产能,但是,公司发现,越来越多的晶圆厂,正要求和上游建立一个长期、稳定的供货协议,这意味着众多企业正在为未来一段时间的产能提升做准备。”

 

“随着整个亚洲和亚太地区半导体产业的产能扩张,我们也会非常重视整个布局。从采购来说,我们也会在中国本地采购一些本地供应商的材料。”Anand Nambiar进一步解释,当下全球半导体行业的主要趋势是,所有不同细分市场的需求都在增长,这是一个超级大周期,非常看好成长前景。

 

只不过,在这一过程中整个生态链都发生了变化。更多企业开始关注数量与价值的平衡,前者代表成熟工艺芯片,后者代表先进工艺芯片。因为当前短缺的产能,很大程度上来自成熟工艺芯片,也就是用于物联网、工业领域的中低端芯片。而疫情以来带动消费电子产品增长,如平板电脑、游戏机等,也主要采用成熟工艺芯片。

 


Anand Nambiar认为,先进工艺芯片代表着价值,对于头部半导体企业,在新品推出的2-3年内,30%-50%的利润来自先进工艺芯片,而成熟工艺代表着庞大的需求量,也是未来不可忽视的市场。

 

对于眼下的国内“芯片热”,Anand Nambiar从两个角度给出了建议,

● 一是要从长远视角来看半导体行业,至少要从10年或者更长的周期来进行规划,眼光需要放长远。


● 二要从全产业链的角度来思考,芯片短缺或者产能提升,不是一个芯片厂的问题,而是一个全产业链的问题。即使产能上去了,材料供应能否跟上?设备供应能否跟上?

 

这意味着,未来中国必须依靠自力更生来补足科技研发上的短板。尤其是起到支撑作用的上游新材料领域,具有技术壁垒高、回报周期长、投资风险高等特点,这些都需要依靠时间去补课。



点击咨询客服